【纪实小说连载】“雨浪飘雪”手术旅行记(四)

发布时间:2015-11-19 12:09:06
【纪实小说连载】“雨浪飘雪”手术旅行记(四)

  第四日 手术日期确定 检查风波涌起

  今天是周一。为了一睹陈国强教授的风采,我和妻子一大早直接来到了他的办公室。陈教授对我的病情已经了解,简短的寒暄后,他让我按照主管医生的安排进行其它检查。

  我和7床的老哥一起去核磁室做了核磁检查。护士告知,我的手术安排在明天,让我去十三病区换药室理发。我左耳上方的头发被剃光,其他地方没有变化。我从镜子里看到这“奇怪”的发型,哈哈笑了。

  当我回到病房后,8床孝感的大哥开玩笑对我说:“大哥,你发型好酷哟!”8床大哥今天状态很好,头基本不疼了,也有心情开玩笑了。

  想着明天就要手术了,我感觉心情很是轻松。

  然而事情却在下午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大约下午两点半,我去换药室做面肌电图检查。一进门就看见两个漂亮的护士在忙碌的准备着检查仪器。我认得其中一名护士是十三病区的服务明星王凯,另一名护士,我听见王凯喊她娟姐。娟姐看见我,就问我是哪边脸呀,我听成是哪里人了,顺口就答“河南的”,她们两个就咯咯地大笑,我的检查就在笑声中开始了。

  娟姐也像晓松大夫一样让我做抬眉、闭眼等动作,可是眼皮丝毫不跳。我又使劲动了几次,几分钟过后,眼皮终于又开始跳动。王凯小心翼翼的将检查仪器放在我的脸上,并告诉娟姐送电时告知她一声。我说:“没事的,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啊!”当电极来袭时,娟姐问我感觉到疼了吗?我开玩笑地说:“我来自少林寺,百毒不侵。”逗得她俩笑起来。突然,我听见娟姐的声音“奇怪,怎么出不来呢?”娟姐在我的脸上“左边、右边,右边、左边”反复操作了很久,我感觉整张脸都快麻木了,可是她们还是说没有引出她要找的东西。(后来才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R波,找到这个波才能确定是哪一根神经被血管压迫。)娟姐说:“别着急。你放松一下,咱们再检查一次。”我问她是不是再测不出来,就证明我没有患病呢?她说有可能。然后大家都沉默了。再次检测后,结果让大家失望了??那个波还是没有出来。

  娟姐觉得很奇怪“这么多病号,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或许是检查仪器出现问题了,你去内二科电联动科室再去检查吧。那边的仪器更先进。”我在娟姐的安排下去了电联动科室,这次去又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感觉电流更强烈,我的脸都有些疼了,但是依旧没有任何波显示。一个普通的检查搞了一下午,也没有查出个所以然来,我不禁有些迷茫,难道我的病症这么复杂,连这么先进的仪器都检查不出来?

  因为晓松大夫还在手术室忙着,娟姐将我检查的情况汇报后,陈教授让我去他办公室,他拿着我的核磁片看了半天,并且再一次观察我的脸部。陈教授也觉得很奇怪,从片子上只看到小血管与面神经相离较近,但是不能够确定小血管是否压迫面神经。陈教授问娟姐:“我们以往检查的病例中是否有查不到波的情况?”娟姐说:“以往病患检查都有波,只有他没有查出来。”陈教授说:“从他眼部的症状来看,症状可以确诊,但是查不到波很奇怪。以我多年的经验,面肌痉挛是没有问题的。以前还没有检查仪器的时候患者也都能确诊手术。”听到陈教授的话,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了……

  陈教授继续说“是否手术,你自已拿主意吧。若是想偿试下,就要手术,试探下看看是否血管压迫神经。依我的经验判断,肯定是面肌痉挛,我建议还是实施手术。好在症状不严重,治愈机率很高。”听到这话我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了。我说我考虑下吧就回到了病房。

  回到病房后,我给晓松大夫打了个电话,结果他还在手术,让我稍等会。我沉默着,一直在思考我该怎么办?突然就想起以前认识的一名老中医,他是一名针灸专家,曾经给我说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我恢复。当时因为距离我家较远,冶疗需要一个多月,一直没有偿试。我马上给老中医打电话,听完我的描述,老中医建议我去他那冶疗,我想了想,决定等明天再次检查,如果还是找不到波就回去针灸。

  下午快六点的时候,晓松大夫做完手术回到办公室。他拿着我的片子仔细研究了半天,让我继续做挤眼、抬眉等动作,并开玩笑对我说:“你长得又不好看,我还得好好给你相面。”他善意的玩笑缓解了我一下午阴郁的心情。他继续说“从你的症状来看,的确是血管压迫神经,而且从片子上看也像是。但是你这病因较复杂,且伴有面瘫,查不到波就害怕是误诊。我们一般要凭片子、症状、R波这三项结合才能确诊。”听完他的话,我心里七上八下,“难道这是面瘫后遗症?”我问晓松大夫。他说:“若是面瘫后遗症,那就不是脑袋里面的问题,手术就没有任何效果。但是,你的症状表现一点也不像面瘫后遗症。”我又问他是不是梅杰氏综合症,晓松大夫说更不像。我问晓松大夫假如手术中发现不是面肌痉挛会有什么后果?晓松大夫严肃的说:“这可不是开玩笑,这是要开脑袋的。如果找不到病因,手术就白做了,如果再产生一些并发症的话,就不值得了。”听完,我觉得心情更加低落了,最后我给晓松大夫说等明天娟姐给我再次检查完再说吧,如果有R波就手术,如果R波仍然查不出来就打道回府了。

  晚上,我和妻子回到宾馆,心里五味繁杂。如果明天检查有结果,就进行手术;如果检查没结果,说明不是血管压迫的问题,那就出院回家再尝试其它的冶疗方法。仔细一想,不论怎样,都是好事。想通后,心里也释然了。但终归心里还是不能做到完全平静,一晚上翻来覆去没有睡好。




推荐阅读:代孕 http://www.luotian.in/dai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