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例换头手术:患者可能是中国人

发布时间:2019-03-04 09:49:45
世界首例换头手术:患者可能是中国人

近几年,意大利的神经外科医生SergioCanavero火了。他因即将实施世界首例换头手术而备受瞩目,同时也备受争议。

与之火起来的,还有哈尔滨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任晓平教授,据媒体报道,他是SergioCanavero的合作伙伴,备受瞩目的“换头术”也将在中国开展。

“换头术”听起来很悚动,这也不是第一次上媒体,正如此前多次“辟谣”一样,任晓平教授回应丁香园,称这是媒体的炒作,哈医大没有决定要做这些!

这样的回应让另一面高调的SergioCanavero采访显得有些尴尬矛盾。

就这项技术而言,有人认为这个手术很难成功,有人从伦理角度对其批判,也有部分认为换头手术还是有可能成功的,更多的人则持观望态度。

手术该不该做、能不能成功,尚难下定论,但从患者和医生的预期值而言,值得说道。

患者角度

ValerySpiridonov是一名俄罗斯计算机专家,也是一位脊髓性肌肉萎缩症患者,他是此前表示愿意接受这项手术的人。(计划有变,第一个实施者可能不是他,而可能是一个中国人)。

因为身患重症,他每日只能坐在轮椅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能支配的力量越来越弱感到恐惧,于是他勇敢地选择了做一只「小白鼠」,接受一个近乎科幻的手术。

也就是说,他的勇敢源自他内心的恐惧。

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pinalMuscularAtrophy,SMA)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它是由于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变性导致肌无力、肌萎缩的疾病。

令人绝望的是,该病无特效治疗方法,而且SMA患者常伴有各种并发症,比如:肺部感染、褥疮、骨骼畸形、运动障碍以及心理问题等。目前临床上对SMA患者实施的治疗手段,主要就是来防治这些并发症的。

由于生存质量很低,无法根治,甚至难以延缓疾病发展,所以SMA患者感到很痛苦,很恐惧,可谓痛不欲生。当对现有的躯体深恶痛绝,当心里产生宁愿死亡,也不再这样苟活的想法,ValerySpiridonov便能下定决心,以命抗天。

他对自己的结局预期包括但不仅限于以下两个:若手术失败,死亡;若手术成功,可以获得强壮的躯体,抛开轮椅站起来。

据媒体报道,和他一样有这种决心和勇气的患者,还有很多,都在排队中。他们排着队拿性命对赌,只为获得从轮椅上站起来的一线希望,这是他们所追求的成功。

医生角度

给了ValerySpiridonov一线希望的是SergioCanavero医生,而SergioCanavero医生的信心源自大量换头手术的成功实施。

自上个世纪60年代,前苏联医生进行双头狗试验,到后来的猴子、老鼠等动物的头颅移植试验,不可否认,走在前沿的医生们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也总结了很多换头经验。

但最重要的问题也随着而来:

既往报道的所有成功的换头手术,都没有将脊髓成功连接。

也就是说,移植后的头颅,并不能控制与所连接的躯体运动,当然也没有感觉。

换句话说,这个躯体好比是养料,供应者寄生在其上的头颅,仅此而已。

对于这一质疑,SergioCanavero医生表示,其有信心克服这一困难。他指出,用聚乙二醇冲洗脊髓连接面,可以促成细胞膜上的脂类融为一体,就像用热水将意大利面黏成一团。

以上说法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是经不起推敲:

这不是铁丝,焊接起来就能通电。生物电流的传递并不是这么简单;

如果这种方法可行,那可以先在动物上实验见证;

在学术领域有个潜规则,即任何所谓的保密,所谓的独家配方,都不被承认,或者说是骗人的!没有动物试验的验证,直接用于人体,也是违背医学伦理的。

强调:虽然随着医学技术发展,断指再植后其功能恢复已经不在话下了。但是,这是外周神经的修复。而脊髓属于中枢神经系统,其是神经纤维复杂程度与前者相比,犹如繁星对月亮、电子计算机对算盘……

把一个活人的头颅嫁接到另一具躯体上,这种手术是世界首例,只要手术后能够苏醒,就是医学上的一大成功,将载入史册。而且患者术后存活的每一天、每一分钟,都是在创造先例,值得医学界庆祝。

但是,这种成功,并不是病人所想要的。他所期望的站起来还是没有实现,他甚至会更加痛苦。

任何治疗手段,包括手术,都应已解决患者目前的病痛为目的,若是花费巨大的代价将头颅换到了一具强壮的躯体上,但却不能自由支配……依然是坐在轮椅上生活,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试问众多的ValerySpiridonov,这样的手术,你真的愿意接受吗?

试问众多的SergioCanavero医生,这样的换头手术,真的是换头手术吗?

攻克不了脊髓连接的难题,这就不是真正的换头手术,而只是颈部肌肉、皮肤、血管吻合术以及颈椎椎骨固定术。

推荐阅读/观看:何威华谈肿瘤患者的饮食注意事项 https://www.sohu.com/a/291718833_518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