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哥猝死前刹车欲停车 乘客急拉手刹自救(图)

发布时间:2015-05-09 15:15:05
的哥猝死前刹车欲停车 乘客急拉手刹自救(图)

罗师傅出事时驾驶的就是这辆车。

罗师傅出事时驾驶的就是这辆车。

乘客牟国军讲述和演示事发当时的情况。重庆晨报记者 雷键 摄

乘客牟国军讲述和演示事发当时的情况。重庆晨报记者 雷键 摄

4月22日晚上,44岁的出租车驾驶员罗学元载着乘客,准备前往南岸美堤雅城。当车行驶至南坪花园路时,他踩了一脚刹车后,再也没有进行下一步操作。副驾的乘客赶紧拉动手刹,才让缓慢行进中的车子停下来,而罗学元再也没有醒来。

车子正下坡 的哥瘫在驾驶座上

34岁的牟国军是南滨路“江舟渔庄”的老板,当晚8点多,牟国军开着朋友的车从南滨路出发,把喝了酒的朋友送到江北洋河三路,停好车后在路边招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牟国军坐在副驾位置,对的哥说:“师傅,到南坪美堤雅城。”他坐在副驾座位,低着头耍着手机,没有再和的哥说话。

一路上都很顺利,的哥开得特别稳。9点20分左右,出租车进入南坪花园路路口时,意外发生了。南坪花园路是一段长下坡,出租车驶进路口20米左右,牟国军明显感觉车子抖了一下。“我觉得奇怪,前方红绿灯离车至少还有几十米,怎么这么远就踩刹车?”

与此同时,他扭头看了一下旁边坐着的的哥,当时吓了一大跳:“他整个身体和头都完全瘫在驾驶座上,朝我这边斜着偏过来。”尽管出租车还在行驶,但的哥左手已经脱离了方向盘,垂了下来,手还抽搐了几下。

尽管从当时发现这一幕到最后处理结束,一共不超过10秒钟的时间,牟国军回忆起来却觉得时间非常长:“要不是拴着安全带,这个的哥有可能直接倒在我身上!”

乘客拉手刹 拦下过路司机帮忙

“师傅,啷个了!”牟国军觉得很意外,连忙大声喊的哥,但是连喊几声对方都没有反应。这段路地处下坡路段,出租车还行驶中,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大约只有10多码的速度”,牟国军判断的哥应该是用脚压住了刹车。

开了十多年车的牟国军立刻用左手使劲把手刹提了起来,这辆出租车终于停在了道路正中间。

当时天色已晚,虽然道路边有路灯,但视线不是很好。“来往车辆又多,我怕其它车开过来撞了。”牟国军从出租车里出来后,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110、120,还赶紧拦下来一辆过路的出租车。

这时他才开始有点紧张起来:“还好速度不快哟,要是速度快,我拉手刹都怕拉不住。”事后,牟国军推测,出事前的哥应该踩了刹车,可能是感觉人不舒服实在顶不住了,刹车又没完全踩住,“的哥之前应该也想到了乘客的安全。”

公运出租车公司的哥余青山正好路过现场。“我也刚刚才吃了晚饭,正准备去加气。”被牟国军拦下后,他还是不清楚怎么回事。“就是一直不停给我说,说有个出租车司机发病了,喊我赶快去帮忙。”余青山停车后跑过去一看,牟国军乘坐的这辆车牌号为渝BT7600的台海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驾驶座车窗是全部打开的,里面的的哥大约40多岁:“头和身体一看就是软的,嘴上也有呕吐的异物。”和牟国军商量后,两人都决定不要随便移动生病的的哥。

医生赶到 发现罗师傅已没有心跳

南岸区花园路派出所民警和市第六人民医院急诊医生赶到现场,但经过检查发现,牟国军乘坐的这辆出租车上的的哥已经没有心跳和脉搏,后送入六院抢救无效,宣布死亡。医生初步推断的死因是猝死。

昨日中午,说起22日晚上发生的那一幕,牟国军想起还是觉得后怕,“还好我习惯坐副驾,不然当时也不晓得啷个办。”

牟国军表示,他一般都是自己开车。即使有时不开车,他也习惯坐副驾,“我老婆拿了两年驾照,但技术不是太好,我一般都是坐在副驾指点,久而久之,就养成了习惯。”牟国军说,如果当时他是坐在后排座位,而有的出租车因为前面安有挡板,肯定拉不到手刹。在这种情况下,他可能选择跳车,“还好,我坐的那辆前面没有挡板,从后面也能拉住手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