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尔干边缘族群成伊斯兰国招募对象

发布时间:2015-05-10 15:17:59
巴尔干边缘族群成伊斯兰国招募对象

图为一些罗姆人聚集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的圣萨瓦大教堂前兜售柳枝和柳枝花环等节日用品,以赚取微薄收入。

图为一些罗姆人聚集在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的圣萨瓦大教堂前兜售柳枝和柳枝花环等节日用品,以赚取微薄收入。

在欧洲,尤其是巴尔干地区信仰伊斯兰教的罗姆人目前已成为“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的招募对象。

世界罗姆人组织负责人约万·达姆扬诺维奇日前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说,罗姆人穆斯林目前已经成为国际恐怖分子招募成员的目标之一。在“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眼里,罗姆人贫困无知、社会经济地位低下,居无定所,容易被教化和招募。国际战略研究协会的塞尔维亚专家达尔克·特里夫诺维奇也证实:“伊斯兰极端分子及其所谓的‘人道主义组织’正在招募罗姆人穆斯林,并迫使他们遵从激进的伊斯兰教教规,包括着装和行为等。”更令人担忧的是,伊斯兰极端组织目前正试图利用罗姆人在其居住国制造骚乱,以此来宣扬极端伊斯兰主义。

全世界约有近1200万罗姆人,其中约有800万人居住在欧洲,被称为“欧洲人数最多的少数民族”,而中东欧地区则是罗姆人最为集中的地方,人数达到600万之多。几个世纪之前,罗姆人就离开印度北部来到了欧洲,但是一直未能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据欧洲安全与合作委员会的一份报告称,罗姆人是欧洲最贫穷、健康状况最差、受教育程度最低、最受歧视的人群。近年来,排挤、驱赶罗姆人的事件在欧洲国家时有发生。特里夫诺维奇称,十年前罗姆人社区并不存在激进分子。但近些年在欧洲经济不景气以及民族主义右倾势力抬头的大背景下,部分生活在巴尔干地区的罗姆人穆斯林处境更加困难,对当地政府和社会的不满情绪开始蔓延,因而很容易受到伊斯兰激进分子的煽动和蛊惑。一些极端组织正是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对罗姆人施与小恩小惠,吸引他们加入组织后再进行洗脑。

贝尔格莱德大学政治学院教授德拉甘·西缪诺维奇称,贫穷、失业和前景无望是促使年青一代的罗姆人穆斯林接受恐怖主义的诱因,而科索沃和阿尔巴尼亚的罗姆人受主流社会排挤的情况尤为严重,因而更容易被伊斯兰极端分子利用。极端组织打着宗教的名义教化和招募罗姆人穆斯林,这对罗姆人来讲是个巨大的挑战。罗姆人中60%的妇女和45%的男人不能阅读和书写,信息来源非常有限,大多数人根本不了解伊斯兰极端分子。

一些罗姆人社区的领袖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达姆扬诺维奇表示,极端组织在巴尔干地区的招募行动为罗姆人融入当地社会造成了极其负面的影响。“罗姆人如果融入当地社会,就意味着能够不断改善生活条件,然而极端分子教唆罗姆人穆斯林的孩子去当炮灰,命都丢了,谈何改善生活条件?”达姆扬诺维奇还指出,罗姆人穆斯林被极端组织招募后,就由弱势群体一下子变成了恐怖威胁。谁都不希望看到曾经一贫如洗、沿街乞讨的罗姆人儿童腰缠炸弹,随时冲向恐怖袭击的目标而同归于尽。他警告,极端思想以及不满情绪在罗姆人社区的散布将带来严重后果。

为此,世界罗姆人组织呼吁全世界的罗姆人要共同抵制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并为罗姆人社区提供防范极端化方面的信息和教育,使大家认识到极端思想及其行为的危害,避免被“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招募,同时也希望罗姆人所在国正视罗姆人的困境,帮助罗姆人尽快融入当地社会,享有和其他公民同等的权利,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罗姆人被极端势力利用的隐患。

罗姆人(吉普赛人)是流动在世界的散居民族。由于语言、文化和习俗等方面的差异,罗姆人在世界很多国家长期处于被边缘化的状态,他们不愿与主流社会妥协,数百年来都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由此引发的贫困、犯罪和文盲等社会问题一直都是各国面对的难题。

从20世纪中叶开始,吉普赛人坚持用“罗姆人”称呼自己,这个词在罗曼尼语中是“人”的意思。目前,多数媒体已不再使用吉普赛人、茨冈人这样的称呼了。